WFU

網站頁籤

2021年2月18日 星期四

[Balance] 最近火起來的Clubhouse






突然想談談這陣子爆火起來的 Clubhouse。

從楊照的這本《Cafe Monday》談起吧,這本書是大學時代買的,看書上的版權頁是 1998 年 3 月的初版六刷,應該還算早入手吧?

楊照的文風很容易入口,抒情中帶點理性與半刻意、半不著痕跡置入的知識與思考,所以短短一年不到就已經六刷,可見當時暢銷的程度。書本定價新台幣 180 元,在台大對面的聯經書局,至少有 85 折到 9 折的折扣,即便以通貨膨脹計算,這本書還不到蔡校長用的 400 元法則門檻。

這些文章的內容在現今看來,知識的深度與廣度遠不及 TNL 隨便一篇轉載文章,抒情的調性......別鬧了,在臉書上看得到我這篇文字的人,搞不好可以舉出幾十個部落格文章說某某 blogger 優秀多了。這本書說不上是什麼評論集,歸類在散文類。

對照一下維基上的出生年月,這本書應該是楊照在 35 歲上下的作品,但以現今的「乾貨」、慎入的「長文」標準,不曉得作家本人會不會覺得讀到年輕的作品覺得:「啊!當時真是太年輕、太熱血了呢。」而有點臉紅?

別誤會,我並不是說這是本爛作品,社會進步了、網路時代來臨了,現在人們對於知識、資訊的傳播與要求一定會隨著提高,很自然會覺得二十多年前的東西在現在看來簡直不值一曬。但文字、出版,是知識流傳單位成本最低的工具,那個年代連部落格都還沒有的年代,出版是最佳的工具。

Clubhouse 完全不具備上述的功能,即便每天充斥各式看來資訊含量很高的房間,但由於目前還無法內建錄音或轉譯為文字儲存的功能,暫時還不是個用於傳播知識的工具。房間開完就關、一閃即逝,沒有跟到風的人只能透過當時在場的人的轉述(如果有的話),而既然是共筆性質的轉述,當然要擔心詮釋是否到位的問題。

線上的資訊傳播功能有越來越稀釋的發展方向,比如早期是以文字為載體的部落格,到去年變成聲音為主的 podcast,從文字變成音頻,最大的缺點就是難以儲存、難以檢索,除非有人要刻意針對音頻節目做語音辨識的軟體,好讓知識與資訊能以文字(成本較低)的形式儲存。

但這樣儲存下來之後又會面臨接下來的問題:審查(censorship)與後悔。後者就如同前面舉的作家年輕時候的作品,多年以後可能嫌當時不夠成熟、或者觀點有所修正時,這些被網路「流傳」下來的「文字」日後可能會讓自己後悔。Clubhouse 連音頻都不內建讓使用者儲存,講完就算,彼此都留一點想像的空間可以回味。

所以,到目前而言,多數的使用者都認定這是一種新的「社交平台」而不是知識傳播平台。

而所謂社交,無論是線上或是線下,本質上都是同溫層的擴張。

舉個例,「古時候」(也沒有多古早)商業上的社交,就是要去參加獅子會、或者扶輪社之類的社團,如果不屬於這個「同溫層」的人,是不可能加入這個圈子,更遑論在一個不屬於你的圈子中成長茁壯。

在 Clubhouse 上也是這樣,所以會看到:大神跟大神對談、魯蛇跟魯蛇喇賽,兩者可能偶爾因為被點名而有短暫的交集,但是當被認定不屬於這個同溫層,過陣子就會看到某些好友人數比較多的 KOL 出來喊話說要刪掉平常互動比較少的網友。

有些人擔心 Clubhouse 有階級化的傾向,我說,這種現象即便在臉書、甚至古早的這類社團都有類似的現象,因為這就是所謂「社交」的本質。與其批判它的階級化,不如認清這個事實,不要存有過度美好的想像。

或許這種類型的社交平台可能適合作為研討會或者線上座談會的形式,我只能說,要參加「學術研討會」的話,講者都需要有充足的準備,準備多日可能只能講幾個主題,這樣才能讓這場「研討會」能作為知識傳播的工具,否則如果天天講的話,題材跟話題很快就乾了。

至於能不能做成帶狀節目?如果有 KOL 是以在網路上發聲維生的話,當然是可行的,不過,搞到最後可能就變成是「少康戰情Clubhouse」或者「2021全民Clubhouse開講」還可以接世界各地的call-in(蛤?這梗太老了喔?)那樣變成談話性表演節目,做到極致大概就是「關鍵時刻Clubhouse版」。

總之,這就是個「社交」平台,一個讓同溫層更為穩固的朋友圈圈,不要妄想說能夠傳播或是學習到什麼知識,你花錢訂購的 pressplay 專欄都不見得聽完記在腦海裡了。


2021年2月13日 星期六

[Capital] 感謝台GG、讚嘆台GG

初一晚上跟家人到南紡購物中心的餐廳晚餐,人擠人的餐廳外面還不少組客人等著入場。

坐我左邊那桌是一對年輕的男女,女生穿著白色洋裝、戴副金絲圓框眼鏡,像是愛拍 IG 的女網紅。男生留一頭長髮紮成馬尾,穿著球鞋與束口九分運動褲,最過分的,穿著一件胸口印了皮卡丘圖案的運動外套。你倆是來交際的吧?是的我以貌取人。

前方那桌看來是三對年紀相近的年輕夫妻,各自帶著自己的小孩來聚餐,大人們聊自己的,小朋友們有的乖乖吃飯,有的已經坐不住想脫離飯桌,還有跟妹妹因為在餐廳裡奔跑,被店員抱回座位上:「妹妹,在餐廳亂跑小心會受傷喔。」店員好聲好氣地說。

這桌三對夫妻聊天的話題圍繞在量子力學上,不誇張,其中一位說愛因斯坦的學說是什麼什麼,另一位說波耳(Niels Bohr)不是覺得哪樣哪樣嗎?然後又一位說他們兩人的差異在這裡這裡。Thank god 我唸過高中物理,還聽得懂人名。

那對看起來在交際的男女呢,男生談論他某個 project 的製程卡關,正在嘗試用OO方法克服;女生回說她有聽到某個單位這個月預計可以做幾萬片,另一個單位進度如何如何。抱歉我以貌取人,你們真的是情侶不是來交際的。

感謝台GG、讚嘆台GG,我感覺到係這個 Moment,台南的房地產,要噴了!


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Bridge] 冰箱






覺得想認識出題老師是誰?引用的都是我們那個世代的文本與作品。

柯裕棻的《冰箱》是她在當教授之前在中時副刊上的短篇小說,談的是愛情與...唔...背叛?沒那麼嚴重,就是劈腿罷了,短篇中的主角有人說是男生,也有人說是女生,解讀自然有差,但作者用了「橘子」‘「番茄」等代名詞低調地不提性別,除了作文題目引用的那段話之外,最最重要的,還有引用 Bob Dylan 敲天堂的門啊!!

"敲呀敲呀,敲天堂的門。巴布狄倫唱著。

開門開門。不管是天堂或地獄,快快開門。芝麻開門,橘子開門。我敲呀敲呀,冷汗滴滴答答流遍全身。我完全成為小矮人,束手無策圍觀公主的死亡。世界末日的時候,除了躲起來睡覺,就只能大喊大叫,希望天堂開門。

橘子只是在裡面,一副很安詳的樣子。白色的冷空氣漸漸充滿冰箱,模糊橘子的臉。她好像真的睡著了,完全不理會我的大喊大叫,霜氣逐漸凝上她的臉,她的髮,眉,睫,全結了霧狀的霜,手指發青。

冰箱仍然大聲嗡嗡叫,冷氣呼呼呼從看不到的地方湧出來,吞沒橘子。我好像在和北極大冰怪對抗,只有老爺爺巴布狄倫有氣無力幫我助陣。

敲呀敲呀,敲天堂的門。"

----

另一個出題的作品是金凱瑞在 2004 年的電影《王牌冤家》,金凱瑞已經很久沒出現在螢光幕上,我也懷疑現在的小孩子有沒有機會看過這部電影?

至於我,那年的我與前女友分手,當年看了這部電影後,簡直像是被爆擊,電影的劇情有點魔幻寫實,但大抵貼切地描述了一對戀人分手後的心態--想忘了彼此,可是又真能辦到嗎?通常就像金凱瑞那樣,刪除記憶刪除到一半突然後悔,那又該如何?

這部電影是我最喜歡的金凱瑞電影,每隔幾年都還要重溫一次,那些屬於戀人的回憶,就像放在冰箱裡的過期蔬菜,以美麗的方式頹杞毀敗,即便如此,也寧可冷藏起來,像極了愛情(噗)。


2021年1月22日 星期五

[Capital] 海角七號與融資



這幾週陸續看到不少人在講魏德聖導演的融資計劃,我找到手頭上有這兩張老照片,就當講古,沒有褒貶的意圖。

這兩張照片出自中小信保基金每年會送給銀行從業人員的月曆卡背面,年份我不記得了,總之是在《海角七號》大獲成功的隔年開始,成為信保基金的活廣告,那幾年的月曆卡都會有類似的文案。

聽過某些經手過《海角七號》案件的同業朋友提到,魏導拿著劇本一家家銀行拜訪詢問能否融資?當然,九成九以上的銀行都回絕,只有那家最後才加入大到不能倒銀行群組的銀行,在獲得信保基金的保證之下,用不算太好的條件借了魏導一筆錢,印象中在台幣2000萬上下。

維基上說《海角》的製作費大約5000萬元,回想當時的情況,電影人要到拿劇本去找(商業)銀行談融資的話,應該是投資人已經到了不願意再增資的地步。

台灣的商業銀行對於文創產業的授信風險無法掌控,講白了就是看不懂,市場上的樣本數也不多,模式無從參照起,魏導的融資策略當然也眛於台灣地區的金融實務,畢竟整個產業的經驗值在當時都不高。

信保基金在當時對製作團隊而言,應該接近救世主的地位,這次恐怕有點難了,因為製作成本多了兩個 0,信保基金保額不夠啊!


2020年12月23日 星期三

[Capital] 川普的banker


簡單來說,就是負責川普(企業團)的RM要辭職然後退休,然後她就上報了,做RM做到這樣真是極致啦(小誤)!

新聞的簡單重點整理:

  1. Ms. R. Vrablic在2011年為德意志銀行(DB)開發了川普這個大客戶。簡單計算,她負責這個account/package已經9年了,就新聞內文所說,管理的AUM高達美金300支(大約新台幣100億)。
  2. 當年開發川普這個客戶的時候,川普(及所經營的企業)正處於違約邊緣,要說服銀行高層做這個客戶不容易(不過DB的尺度而言也不至於完全不碰就是了),算是在川普困難的時候有給出援手,賺了人情也賺了利潤。
  3. 要負責這樣有爭議的客戶,RM本身也要承受得住壓力,除了來自客戶端之外,服務PEP,還要面對來自檢調、媒體、甚至更莫名奇妙單位的壓力。
所以,RM辭職真是大事,搞得還要發重訊那樣(誤)


2020年8月25日 星期二

[Bridge] 德語是一座原始森林



很多人學第二外語的動機通常不太正經,以前王文華書裡頭提到某些女生學法文,是為了看懂化妝品包裝上的介紹,這讓我相當有感,學生時代選修德文作為第二外語,出發點其實只是為了看懂 CD 上的曲目表,誰教這世界上最大的古典音樂唱片發行業者是德國公司呢。

我會注意到這本《德語是一座原始森林》是在臉書上偶然讀到一篇在幹譙這本書排版有多差的恨文,這篇文章我現在找不到了,記得大意是說,出版社為了要讓中文豎排,犧牲了作者引用原文(德文)橫排的排版方向,造成讀者閱讀的時候常常必須將書本翻來覆去,以便在中文與外文之間切換。

文章也順道損了一下台灣出版業者,說出版業為了這種無謂的堅持—中文豎排,犧牲了讀者的體驗云云,難怪沒出息,頗有補個幹的意味。

感覺上像是反串文,我立馬下單買了這本書,挺合我個人胃口。

我可能對於閱讀體驗的要求不高,看習慣豎排的外文早已見怪不怪,不過講真的,這樣就受不了的話,可能也看不下這本書的進階版《德國文化關鍵詞》吧?(笑)不同的出版社,甚至「進階版」還是大部頭的翻譯書,中文排版一樣採豎排、要讀原文都要把頭(或書本)轉 90 度。到底誰才是對的?

要用一句話說完這本書的內容,基本上就是透過當代德語裡的流行關鍵字,去闡述當代德國文化的脈絡。這樣一句話說實在太過簡略,但因為本書的編排像是辭典,章節之間關聯性不大,要做一個統合性的介紹不易,只能說,如果對德國文化有興趣者,就算不買,也可以去書店翻一翻自己有興趣的主題。

例如前幾天貼出來的德國地獄梗,我以為當代德國人面對納粹德國時期的傷痛,一直抱著低調、贖罪的心態,也難得可以瞥見賤嘴德國佬賣弄納粹地獄梗博君一燦。當然,這本書也讓我們知道,嘴最賤的,還是住在首都的那些「柏林賤嘴」(Berliner Schnauze),就像台灣那些討人厭的天龍國人吧。

這本書有幾章提到學習德語的愛與恨,原來大名鼎鼎的傅科(Michel Foucault)說過「是的我會說德語,但只能以折磨的方式」(Ja, aber nur sehr geradebrecht),原來小至作者蔡慶樺的同學、室友,大到如傅科這樣的大哲學家,對德語文的學習都如此敬畏,我對於我後來迷失在德語文法中無法突破稍微感到釋懷了,因為學德語並不像學英語可以純靠「語感」,更需要文法精確的邏輯。

以間諜小說出名的作家勒卡雷(John le Carré)則是個德語愛好者,他說掌握另一種語言,就像擁有第二個靈魂。當然,學習德語,不能錯過你(Du)與您(Sie)的差別,初學者要學、要了解,但口語使用上不會刻意分別,也是讀了書中這章之後,才明白敬語的變化,原來與歷史的演進、人際關係的昇華有著不同時代、不同意義的使用方式。

我很慶幸,因為臉書上的一篇人家轉的恨文認識了這本書,原以為這是本小眾嗜好的主題,手上書的版權頁中載明:書本今年7月初版,我買到手的這個版已經初版 19 刷了。也很慶幸認識這個作者(蔡慶樺),可以再去敗作者的其他作品,也可以把當時看不完的進階版大部頭《德國文化關鍵詞》再拿出來重讀了。


延伸閱讀:

2020年6月2日 星期二

[Capital] 家樂福收購台灣惠康百貨






今天下午的重大新聞,家樂福集團宣布以歐元 9700 萬的價值收購台灣惠康百貨 100% 的股份,台灣的惠康百貨除了平常大家熟知的「頂好 Wellcome」超市之外,也包含 Jasons 超市,收購的標的頂好現有 199 家分店,Jasons 則有 25 家分店。

目前新聞消息的依據都是來自台灣家樂福官網上的公告,由於被收購方本身沒有上市、沒有公開的財務資訊,雖然母公司 Dairy Farm 是新加坡、倫敦交易所掛牌的上市公司,但也沒有單獨公告台灣惠康百貨太多的財務資訊。

不過由家樂福的這個公告來看,倒是有些細節透露了一些訊息:
  1. 交易價值 9700 萬歐元,Price-to-Sales ratio 大約是 25%
  2. 採股權交易
另外一點是家樂福沒說的,公告稱呼自己為「家樂福集團」,交易對手是「Dairy Farm 集團」
首先我關注的是 9700 萬歐元到底合不合理?由公告內容揭露的台灣惠康百貨去年營收折合歐元 3 億 9000 萬,收購價大約是年營業額的四分之一 (24.8%)。

頂好的最大競爭對手全聯也沒有上市無從比較,但我們看看統一超(2912.TW),今天的收盤價是每股TWD298 元,換算市值大約是 TWD3098億元,統一超去年 2019 年全年合併營收是 TWD2560億元,市值/年營業額是 121% 左右。

如果看收購方家樂福母公司 Carrefour SA (CA.EPA),目前股價在 EUR13.95 元上下,市值落在 EUR112億,2019 年營業額 EUR741 億元,市值/年營業額大概在 15%。

出售方 Dairy Farm International (D01.SGX) 今天的收盤價 USD4.62元,市值 USD59億,去年營業額 USD112億元,市值/年營業額目前是 52%。

換言之,Dairy Farm 出售台灣惠康的售價不算太好,但台灣惠康百貨在 Dairy Farm 集團內部的估值應該屬於後段班,但對於提高家樂福的估值應該是有所幫助,這樣的買賣交易應該算是賣的人高興、買的人滿意吧?

但從買賣價來看,雖然沒有完全一致的同業來做比較,但是標的物每一塊錢的營業額所能創造的企業價值看來是遠不如統一超,小 7 在台灣畢竟是獨大的便利商店。

另外在 Dairy Farm 近幾年的年報裡,提到關於台灣頂好 Wellcome 的營業狀況的時候(Grocery Retail segment),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面臨強大的競爭壓力,財報上揭露的分店數目也是集團少數逐年減少的事業群,事後諸葛來看,賣掉這個拖油瓶確實是不得不走的一條路。

全聯的崛起確實對像家樂福、大潤發這樣大型的百貨賣場造成不少壓力,大型賣場展店上無法像全聯這樣中型超市來得有彈性與速度,這次看起來是為了買一個與全聯競爭地位接近的(中型)通路。

如前面所提到,為什麼我很在意公告裡面稱雙方「集團」這樣的字眼?從經濟部商業司網站看得到,台灣頂好超市(惠康百貨股份有限公司)的 100% 母公司是 Mulgrave Corporation B.V. 是境外法人。

但台灣家樂福(家福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結構裡有 60% 是分別由「法商家樂福公司」與「荷蘭商家樂福公司」持有,剩下 40% 則分別是前面提過的統一超(2912.TW)與統一(1216.TW),你可以說台灣的家樂福是由法國 Carrefour 與台灣的統一集團合資經營。

要跟一家境外法人收購股份,雖然使用境外主體或境內(台灣)主體都可以,但如果使用的是境外主體的話,可能就是法商 Carrefour 自己在境外處理就好,跟台灣境內的統一集團可能就無關。

但如果用台灣家樂福購買的話(也都屬於廣義的「家樂福集團」),那麼統一集團就有機會分到一杯羹。(當然,我是假設這個收購案對家樂福而言是有助益的)只是我沒有辦法不去注意統一超 4 月底那幾根紅 K 棒,還有 6 月初看起來像倒貨的賣超。至於答案是什麼?如果是後者的話,9700 萬歐元要匯出得要報投審會的,屆時看投審會有沒有公告就見分曉。

接下來的問題在於是否有壟斷的問題,目前台灣家樂福公告有 137 家分店(官網公告),加上頂好超市與 Jasons 共 224 家分店,合計 361 家分店,要跟全聯的 1001 間全聯福利中心比可能還輸一截。不過家樂福是大型賣場倒也不能這樣比較,只是算上小 7 的話,統一也真的快大一統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