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15年11月21日 星期六

[Bridge] 利害關係人

  謝總不說話的時候會很認真地聆聽對方,淺淺地點點頭,一隻手輕輕觸摸臉頰與鼻尖,優雅得像個文藝青年。講起話來慢條斯理,不疾不徐地偶爾穿插幾句台語,或許可以說他是個有教養的本省富二代吧?小張心裡這麼想。

  「聽我太太說,貴行審查尺度很嚴,如果貴行能核准,其他銀行都不是問題,是真的嗎?」謝總向小張闡述他公司的經營狀況後,加上了這一句。

  這樣陳述的疑問,任誰都會起疑心,這客戶有這麼缺錢嗎?小張掂量著方才速寫抄下來的筆記,吞了口口水「謝總,我實在看不出來貴公司哪裡需要跟銀行借錢?而且,冒昧向您請教老闆娘是公司的財會嗎?」謝總像是無奈又像是莞爾地從鼻子裡優雅地散出了笑意,「不是的,她在銀行工作,是U銀行的審查,挺有緣的是,我太太也姓張。」小張禮貌性地陪笑了一會。



  「怪不得,您剛才說主要的收款銀行是U銀行,原來您太太在那兒工作......可是U銀行有給貴公司額度嗎?利害關係人授信要十足擔保啊?」

  謝總靦腆地笑了笑:「是啊,U銀行要求我要十足定存才能開給我授信額度,不過我也從來沒用過。」

  「那您是因為想要申請無擔保額度才同意我來拜訪嗎?」小張詰問「可是從剛才您描述的內容聽來,貴公司......」謝總打斷小張的話接著說:「是的,其實我自從接下家裡的這個事業後,就沒跟銀行借過錢,我想說我也只是做一些進出口的小買賣,國外客戶的收款條件也還過得去,就只保留了U銀行跟F銀行的額度,也從來沒什麼用過。」

  這不是開玩笑嗎?不缺錢、沒搞頭小張準備告辭回家,只見謝總接著說:「原本父親那一代還有個工廠,後來人工貴了,就把工廠租出去,家裡公司轉型做出口貿易,現在反而又覺得還是得掌握產品品質與交期,去年開始在大陸蓋了間小工廠,今年還想再買些設備進去。」

  「所以您是希望申請中長期的額度囉?咦...謝總,我注意到公司董事長姓張不是姓謝呀?」小張發現了一個早該發現的盲點。

  「張董是我父親退休前創辦這家公司的合夥人,後來父親退休後原本要把公司交給我,可是又擔心我年紀輕沒辦法經營公司,所以拜託張董幫忙看著,父親現在還是公司監察人哪!」

  經過這樣的解釋之後,小張的疑慮算是解除了,在筆記本上做了記錄。

  下班後,謝總開車停在U銀行總行樓下,謝總太太匆匆坐上車後驅車離去。

  「今天有銀行的業務來公司,我會找這家銀行評估申請額度。」謝總一邊開車一邊對太太說「我會把美國客戶的貨款轉匯到他們銀行去」

  「嗯!沒關係的,我在U銀行也幫不了你什麼忙。」謝太太簡單地回話。下班時間的台北市總是塞車,兩人坐在INFINITI的車子裡,車子的隔音隔絕了馬路上的噪音,謝總有時候會想:當初買配備太好的車子了,寂靜的空間裡容不下一點吵雜,像是太太工作時的態度。

  多一點聲音或許就不會這麼寂寞了,即便是煞車聲、喇叭聲都比寂靜要好,冷戰也是。

  額度申請的過程如火如荼地開展,很煩,提交了財報之後會有另一個人來問一連串的問題,謝總沒空,指定公司的會計小姐回覆,自己飛到大陸去看工廠了。沒幾天銀行的人又說要看工廠,謝總只好改機票留在內地;又沒幾天銀行的人又說財報的數字對不起來,會計小姐講的他們聽不懂,謝總隔海問明白情況,只叫會計小姐告訴銀行的人說看401表就清楚了,會計小姐回說她也是跟銀行的人這樣講,可是銀行的人還是說看不懂、對不起來。然後又接著問,過去3年的聯徵上都沒有銀行債務餘額,卻有其他銀行的查詢記錄,為什麼?

  真煩吶!U銀行跟F銀行的人都沒問那麼多。

  小張在對保前一週在電話上跟謝總說明了額度核准的狀況:「謝總,額度核下來了,就跟當初跟您說的,一佰萬美金,因為您後來也同意做短期週轉金就好......。」小張說得結結巴巴,謝總依然有禮貌地回說:「沒關係,這樣也夠用了,小公司用不了那麼多額度,我下週回台灣,你先把合約寄給會計小姐,我們再約時間。」

  小張覺得這真是個好配合的客戶,但總難免有些疑問在心裡無法釋懷。

  掛上電話後謝總望見辦公門外F銀行的小張(也是小張!)提著禮盒在那邊不曉得等待多久,示意他進來。「這個月還麻煩你跑大陸一趟啊?」謝總用熱情的口吻邀請他坐進辦公室茶几旁。

  「別這麼說,表姐夫,現在在香港的銀行做業務幾乎都在大陸跑,我這週正巧在華南出差,我跟您說啊,我給您帶了香港出名的奇華餅讓您嚐嚐。」F銀行小張話不停歇地說著,像是他表舅每回開會時的神情,總是要說上好一會兒才會進入正題。

  「這個月要交割多少?」

  「表姐夫,也真難為您大人大量,不過這個月算是有好消息,你看人民幣不是升了一些回來嗎?還好上個月你沒平倉掉,不然這個月的升值就沒賺到了。」

  謝總一邊微笑聽著一邊動筆批寫桌上的公文跟簽呈,打了通電話請秘書訂下週回台灣的機票。謝總望著一張無法接的大訂單搖搖頭,真的沒辦法呀,工廠產能不夠了,只是再這樣退客戶訂單,搞不定哪天客戶就不下單囉。


  如果當時沒有答應幫老婆的表弟做這個業績的話,人生會不會單純一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