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Bridge] 《先放一把火》



要針對一本專門寫讀書心得的書再寫讀書心得似乎有點弔詭,何帆的這本《先放一把火》是他這兩三年在報章雜誌以及網路平台的專欄合集,既是專欄,便很難從中歸納出特定主題,文集姑且算是何帆的讀書心得以及對寫專欄當下時事的抒發。

我不敢說我是何帆的忠實讀者,認識這位中國的經濟學家最早是在「財新網」看到他的文章與部落格,到現在我打開財新網時,也一定會先把何帆近期的部落格文看完。

中國入世的經濟學家眾多,何帆可能是走媒體路線的經濟學家當中(例如:郎咸平)最富書卷氣息的一個。何帆除了在財新網以及財新智庫擔任首席經濟學家外,也在美國「新經濟思維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擔任研究員,這雖然不是什麼很嚴格的學術組織,但可以看得出來何帆在「市場」上的定位是比較偏向學術界而非媒體業。

或許是英語能力尚可,何帆在書籍的選擇方面並不會拘泥於中國已翻譯的著作,也會針對英美的財經著作進行點評與介紹,這幾年何帆較為人(中國人)所熟知的著作,應屬這本《21世紀資本論導讀本》,把法國經濟學家 Thomas Piketty 的巨著《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進行了翻譯之後又再濃縮了一遍,頗符合羅胖的省時間、濃縮知識的出發點與胃口,或許因此被邀請到「得到」 app 上開設付費專欄。

作者肯定是個愛讀書的人,除了他自己的微信公眾帳號每週六都要發上一篇「週末薦書」的文章,每週不多不少,大約推薦 5~6 本左右的好書(多半是財經類)。對於一個把讀書當作工作一部分的人來說,何帆顯得低調了些,作者在書中提到自己不經營微博、不與人辯論,只寫書評,透過選書來顯示出自己的偏好,利用書評有意無意地夾雜自己的思考在裡面,優雅。

作為一個受過正統經濟學教育且獲得博士學位的人來說,何帆在經濟學上的思想光譜從書中隱約可以看得出來,是更注重歷史現實去驗證經濟理論,他不愛用主流經濟學那套分析法,也偶爾虧一下制度經濟學的謬誤。

他說他熱愛抬槓,首先他舉出日本人當初為何要買下洛克斐勒中心的產業與經濟背景;例如他也舉出 18 世紀 John Harrison 發明航海鐘的故事,指出制度經濟學大師 Douglass C. North 在《西方世界的興起》書中的經濟解釋雖然結論正確,但過程卻與史實不符。例如他指出,在二戰時期,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的《存在與虛無》一書賣得特別好,尤其受到家庭主婦的歡迎,但真實的原因卻是因為這本書又厚又重,重約一磅,恰好可以拿來當秤重的法碼,於是一傳十十傳百,家家戶戶都買了一本。當然他也微微地調侃了他翻譯的那本《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說這本書適合拿來當枕頭,或者拿來砸在那些裝逼的經濟學生頭上。深度學術梗,學霸可能會喜愛這種幽默的方式。

書中最有印象的一篇《當過官和沒有當過官的經濟學家》,因為原文在微信朋友圈中流傳較廣,在翻此書之前早已讀過。經濟學徒們所熟知的芝加哥經濟學派與哈佛經濟學者間最大的差異如同篇名,從 Milton Friedman 以降,幾乎很少到華府當官的,但哈佛的教授們倒是常常在政權輪替的時候,被徵召到華盛頓當官,因此形成兩派截然不同的經濟思潮。

何帆謙卑而謹慎地說:「在中國,一個經濟學家的水平往往和他對政府批評的激烈程度成反比。」主要是為了說明:批評政府這樣的行為對經濟學家而言,政治風險小,是低成本、高收益的「理性選擇」。何帆認為,政府的政策與施行過程相當複雜,需要考量的因素眾多,在批評政府的時候,更應該保持謹慎。這也不禁讓我們想想日常生活中,有哪些是以批評政府為業的學者或名嘴呢?他們的批評有道理嗎?

最後關於本書書名《先放一把火》的由來,原來是指美國黃石公園原本針對森林火災採取零容忍政策,有火災立即撲滅,因此有許多沒有燒完的斷枝倒臥在森林的地上,易燃的樹枝、樹葉使得整個黃石公園變得更容易起火,但後來黃石公園管理局研究之後,決定容忍小部份的風險,允許自然發生的火災延燒,讓森林火災燒出一些隔離帶,有效預防未來再發生大火,也限制了未來發生火災而延燒的可能。

何帆認為,如同風險,風險無處不在,為了避免毀滅性的風險,我們必須容忍一小部分的風險,而那是生活的一部分。原來出版社針對這本文集給了兩個標題讓作者選擇,我認為,《先放一把火》還可以有另一個層面解讀,何帆寫了讀書心得、寫了書評並不是要去替代掉書本本身,而是利用一篇篇的讀書心得先放一把火,讓這把火燒出讀者心中對延伸閱讀的熱愛。

  推薦這本書給每個職業或業餘的經濟學愛好者。


何帆財新博客『胸中無劍』:http://hefan.blog.caixin.co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