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Bridge] 北京一夜


  第一次到北京出差的時候,是在北京的秋天,在此之前雖然到過北京,但卻是以遊客的身份。這回我得先在網路上訂好飯店,朝陽區,應該是市中心頂熱鬧的地方吧?當天傍晚我從天津站搭車到北京南站,北京南站據說是量體最大的車站,好不容易穿越層層人群到站外,又因為搞不清楚方向在站外的胡同裡拖曳著行李走了好一陣子,彼時北京下起濛濛的秋雨,我趕緊搭上計程車往住宿的旅店奔去。

  微雨在車輛奔馳的過程中逐漸消停,晚上九時,我尚未用餐,一心想著趕緊到飯店安頓好,市中心應該有不少美食吧?司機(內地都尊稱師傅)看我是台灣來的相當興奮,一路上一直找我聊天,他誇我普通話講得好,我回說北京霧霾沒想像中嚴重。

  北京的胡同是一景,即便在繁華的政治中心朝陽區,我在訂飯店的時候沒特別留意所在位置,以至於司機終於靠著不怎麼靠譜的導航找到飯店之後,才赫然發現竟然位於胡同巷弄之內,非但與我想像中熱鬧的商圈截然不同,取而代之的反倒是沿路的肩挑扁擔販賣小食的小販,以及駕著拖板車像是要去趕集的大媽。

  走出飯店(飯店不供應晚餐),我得決定要往哪個方向走,向右,遠方依稀可見各國大使館,那便是車水馬龍的建國門外大街,怕是熱鬧歸熱鬧,沒幾家平價的餐館。向左,卻是黝暗的胡同巷底,飢寒交迫,只好賭上一把。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胡同左右恰巧分隔了兩個世界,左邊是現代化的建築物,包含今晚暫居的飯店,右邊是用紅磚瓦砌成的低矮平房,髒亂得令人不忍逗留,很難想像北京的朝陽區仍有這樣的街景存在,但想想,台北市大安區不也仍有這樣的地方苟延殘喘地存在著嗎?

   我走在這條胡同裡,身上穿著的服飾明眼人一看就不屬於這個地方,我只求趕緊找到乾淨的餐館,填補我空虛的脾胃。就這樣向著胡同深處微亮的街燈行去,周圍越來越安靜,氣溫似乎隨著夜越深而逐漸下降,我一個人,直至周圍的聲音逐漸消失。

  胡同總有出口,後來我在出口處臨路不遠找到一家還亮著微弱燈光的居酒屋,顧店的服務員看起來像是來打工的大學生,他很羞赧地告訴我今天只剩幾道菜,其他都已經賣完,問我還願不願意進門用餐?居酒屋你知道的,微弱昏黃的燈光、寒冷的秋夜,一小杯溫酒。


  於是當我看到梁道長在北京街頭獨行的畫面,我總會想起那次難忘的北京之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