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Capital] 關於書本(二)



書本裝箱時得依照尺寸大小分開擺放,而且裝書的箱子說實在不是越大越好,箱子越大裝得越多反而搬不動。不過幸好我這回只是裝修,不需要搬動箱子太遠,可以準備大箱子用力塞。開箱後要怎麼重新分類整理呢?台灣出版社的封面多半設計得很漂亮,尤其是這些會讓我留下來的書,許多應該也是出版社精心包裝的產物,但是作為裝飾品,就變得花花綠綠缺乏一致性。

我粗略地把書本分成三大類,依照我自己的閱讀興趣:一是文學、二是歷史,其三是財經類,主要是工作需要,也順道把學生時代留下來的教科書歸在這類。三大類圖書分放三大區,至於排列順序就難要求了。

駱以軍的書基本上是文青必備的基本配備,架上沒個一兩本,鬼扯文青也枉然,自然是有個專屬櫃位放著。

至於翻譯書的部分,則是以 Paul Auster 收集的最全,其實 Paul Auster 的書後來大多是我老婆買的,最一開始是 Miriam Wu 勸敗讀了第一本《布魯克林的納善先生》,從此驚為天人書越收越多,只是這存在主義風格的作家寫起小說來故事常常有頭沒尾,結局要你自己揣摩,就是不肯寫清楚結論,商業社會誰要看你這樣的東西啊?看在你還有天份,再寫一本再買一本吧。

文學類櫃裡有兩個作家的書非提不可,首先是楊照,楊照並非我最喜歡的作家,但我還是不小心買了好幾本他的書,為什麼會這樣呢?純粹就一個嗜書人的角度來看,楊照除了多產之外,似乎對業界的流行有一定的掌握程度,好比馬奎斯過世的前幾年,就立馬出了一本《馬奎斯與他的百年孤寂》,是啊,哪個(偽)文青沒有讀過《百年孤寂》呢?誰教中文書名翻譯得這麼有逼格。

想樂》可以連出三本,買到第三集的時候我陡然醒悟,我又沒有很愛看幹嘛買,於是只買了兩集。不過話說回來,楊照什麼書都看、什麼書都評,什麼都不奇怪,很容易碰觸到他有覆蓋到的領域,遇到讀不懂的書先來翻楊照的書評對照看看自己想的對不對,還真的得委請谷阿莫來個幾分鐘看完楊照,不然還恐怕摸不到邊哩。

我其實沒有買齊所有侯文詠的書,但我是真心喜歡他的書,即便他是暢銷作家,喜歡暢銷書的人是俗氣的。除了因為侯文詠是南一中的學長之外,主要是因為他的文字給人幸福感以及正向的力量,年紀越長,越覺得文學、藝術是要讓人的生命變美、覺得明天還是有希望的,生活已經充滿了無奈,逃離到書中就是想暫時遠離人世間的混濁惡臭,便漸漸少看那些撕心裂肺、憂鬱到簡直自閉的書。

手頭上的書雖然可以簡略分成這三大類,可是有沒有這三類彼此的交集呢?當然有的,文學+歷史不就是歷史小說?財經+歷史也不是很難想像的東西。

而文學+財經呢?當然有的,答案就是 Michael Lewis,或許也是同樣出身於金融業的移情作用,我常常在想,我哪天也可以像 Michael Lewis 一樣,可以靠寫文章賺錢為生呢?(謎之音:人家是投行出來的,檔次差太多)Michael Lewis 用詼諧幽默的筆觸去爬梳一個個金融業中真實發生的荒謬與啞然,讀完後不帶壓力,我覺得這應該是我輩從業人員要效法的風度與氣度。

最後也不能說有個什麼樣高大上的結尾,只想說說我把所有小說、散文、藝術類的書全部歸類為文學類,主要源自一位同樣具有侯文詠與 Michael Lewis 風格的經濟學家 George J. Stigler,正好應應最近諾貝爾獎每日一爆式的頒獎:

George Stigler Nobel laureate and a leader of Chicago School was asked why there were no Nobel Prizes awarded in the other social sciences, sociology, psychology, history, etc.

“Don’t worry”, Stigler said, “they have already have a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