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網站頁籤

2020年3月7日 星期六

[Capital] 《半澤直樹3:失落一代的反擊》



半澤部長被下放到東京中央證券已經六年了,除了中文版的小說問世之外,中文版續集也在上個月悄悄地上市。為什麼說「悄悄」呢?相較於六年前的超高收視率,這幾年引頸期盼的中文版上市之後,似乎並沒有造成太多討論,甚至沒什麼人要來劇透一下,滿足劇迷的好奇心。或許,可能只剩銀行員才會關心「前」銀行員半澤直樹後來怎麼了。

以下將涉及劇透,不想提前得知劇情的人,趁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2019年11月28日 星期四

[Balance] 我喜歡思奔,和陳昇的歌



低調說,過去 B 站的「你可能會喜歡」的推薦書單,往往是踩雷的多,淘到寶的機會少。這本《我喜歡思奔,和陳昇的歌》一書並非今年度的新書,最初在頁面上看見 B 站推這本書給我的時候我也皺了下眉頭,我雖是個陳昇迷(當然不是很死忠的那種),但是在 B 站挑書的時候已經很久不會參考他們推薦給我的書籍,這次抱著有點懷疑的態度,我還是下了單。

先說結論,從第一章開始,便可感覺這是本陳昇鐵粉才寫得出來的書,如果你也是陳昇的歌迷,我會建議你買一本放在書架上,作者是哲學系教授,這本書以很有系統的方式,分幾個主題將陳昇的歌對古今中外的文本做了橫向的連結,或許能讓你在聽陳昇的歌的同時,獲得歌曲本身以外的、與文學、音樂,以及世界的對照。

從功利的角度可以這樣使用本書,作為工具書。

一邊讀這本書的時候,總讓我回想起學生時代,一邊準備期末考時、或是寫論文的時候,一邊聽著陳昇的歌熬夜的那種心情,愛聽情歌,卻又恨情歌,才剛滿二十,卻似懂非懂地唱和著《二十歲的眼淚》,想像四十歲的時候又會如何?而如今已四十好幾,恍如隔世,而現在的年輕人似乎已不再關注陳昇,可能連周杰倫都有點退流行了。

這本《我喜歡思奔,和陳昇的歌》目前只在台灣出版,特別要提一下作者的出身,作者張穎目前是香港浸會大學宗教與哲學系的副教授(目前可是系主任哩),我連上香港浸大的網頁搜尋她個人的 CV,看起來應該只比我大幾歲。如書中所言,張穎祖籍寧波,在北京長大、讀到碩士,又到美國留學,最後在香港任教,又因為偶然聽到陳昇的歌欲罷不能,於是寫下這本書在台灣出版。

張穎把這種處處是故鄉,卻又處處是異鄉的孤獨情懷,寫在「歸鄉」這個章節裡。

或許正因為張穎成長背景的流轉與飄移,使得她對於陳昇這樣從鄉下來大城市打拚的背景,以及這麼多首描寫大城市底層的外鄉人、小人物奮鬥的悲喜感到相當同理。

但或許也因為作者本身的背景:中國籍、香港居,卻選擇在台灣出版繁體版的通俗著作,這樣的矛盾綜合體使得這本書的銷量看起來應該不佳,至少我目前手上還拿著 2018 年 12 的初版一刷。當我推薦這本書給同是陳昇迷的好友時,立即遭遇到質疑,如果是因為聽了馬世芳的「音樂五四三」節目才認識陳昇,怎麼書本在台灣出版時,沒有找陳昇或是馬世芳寫推薦序呢?除了香港學界的好友以外,台灣音樂人也只有豬頭皮用一頁又兩行的短小篇幅好似敷衍似地留下推薦序?

或許這一切都很政治化,沒有什麼是與政治分得開的,音樂也是,更何況,陳昇本人的本土意識形態及政治傾向也相當鮮明。我不曉得出版社有沒有試圖去找過陳昇本人,或許是被拒絕了吧?這是這本書做的比較不好的面向。

張穎用台版的 Bob Dylan 讚譽陳昇對台灣社會中下階層的關懷,而用本雅明的「漫遊者」的概念來描述陳昇創作歌曲的取向,書中提到最多次的歌曲不是陳昇早期的成名作《不再讓你孤單》或是《恨情歌》,而是《路口》,歌詞是這樣唱的......

雁子回到了遙遠的北方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時光也不能挽留
夕陽淹沒 就告別了今天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別怪我生命太匆忙


是啊!生命太匆忙,人生何其短,《路口》確實也在我喜歡陳昇歌曲的榜單中佔據前幾名的位置,這首歌涵蓋了「孤獨」、「流浪」、「匆忙」的主題,而最終呈現一種灑脫的態度,多麼令人嚮往呀!

而那種流浪在異鄉的風霜與孤獨感,也或許正如作者所言,喜歡馬勒的樂迷也能感同身受,或者反過來,陳昇的樂迷,也會明瞭馬勒音樂裡的孤寂。


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Capital] 七個會議




池井戶潤在台灣出版的第二本譯作《七個會議》實在是一部令人感到沮喪的小說,本次主要談的是前幾年很夯的「吹哨者」(whistleblower)的議題,主人翁八角是人稱的「萬年課長」,在部門會議永遠坐在最後面打瞌睡,不管上頭的主管怎麼咆哮,他依然老神在在,直到某一天.....。 

故事的背景所在是一家叫做「東京建電」的中大型企業,是大商社 SONIC 旗下的一家子公司。東京建電因為捏造產品的規格數據引發大規模的損害賠償,因為他們所生產產品被廣泛用在飛機、鐵路等需要高強度、高安全的公共運輸之上,故事看起來就像若干年前日本「神戶製鋼」的醜聞,最後社長公開道歉並引咎辭職,在小說中,東京建電與那家配合造假的供應商一同破產倒閉。 

池井戶潤很擅長運用職場人熱血的情節引發共鳴,(後來覺得其實好像日劇都這樣)這部當然也不例外。池井戶潤尤其偏愛從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零件引發的系統性風險著手,例如《下町火箭》中,火箭發射的成敗竟然是歸責於一顆小小的閥門。 

《七個會議》中,在一群有原則有理想的東京建電人追查之下,整個會社的醜聞來自於一顆強度不足的螺絲釘,這批螺絲釘除了用在重要的產品上,也會用在家庭用的休閒座椅。 

調查任務從公司裡最不受人重視的客服單位,從客訴紀錄中發現持續有消費者因椅子斷裂導致換貨或者客訴,釐清問題出在一批由特定供應商提供的螺絲釘,後追查部長坂戶與供應商是否有不正常的金錢往來等等,無一不是從「小處」著手。 

這裡我說的小處,指的是在東京建電龐大的組織架構底下,那些被人忽略、無視,甚至作為(人力)資源回收廠的單位發生。而這些人,早先都是在組織內部發展不甚順利的人員,就像主人翁八角課長。 

這本書好看嗎?我會說它具有與池井戶潤先前的作品相當的水準,但是這本書讀起來令人相當憂鬱,書中一個個堅持所謂「原則」的東京建電社員,忍受著孤獨甚至還有家人異樣的眼光,為了活在會社內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七個會議》簡直是一部描寫「中年危機」的同溫層絕望作品。 

故事的最後,發現這一整間舞弊事件,竟然是「大魔王」(為了不劇透)在十幾年前布下的一個局,這個局讓坂戶因為壓力走上造假、舞弊這條路,換得他後來平步青雲的升遷之路(當然後來沒善終),而八角呢?正如八角在書中講過的一句話:放棄出人頭地的想法,你的生活品質就會過得很好。故事的結局,八角依舊回到原點,繼續幹一個課長。



2018年9月5日 星期三

[Capital] 《斜槓的50道難題》



前陣子因為跟風,也去買了這本暢銷書,我不曉得是否有人跟我一樣,越讀越分不清「斜槓」與「兼職」的差異?我可能斗膽地為時下流行的斜槓下個比較囉唆、稍微精確一點的操作型定義,意思是在本職工作以外兼營一個與自身興趣相符、且能創造現金流量的多重職業與身份,而現在這樣的兼職、兼差工作,不只要能帶來收入,還要能經營出個人品牌、個人特色才行。

這本《斜槓的 50 道難題》說不算是什麼富有原創的高深之作,卻是一本實用的入門指引,可以很容易翻閱到你想知道的答案,作為展開斜槓人生的按圖索驥。 

先說點負面的,除了因為要陪孩子讀書的速度很慢之外,我差點因為書中動不動引用李笑來的書與觀點而打算放棄這本書。我可能真的太不喜歡李笑來這個「暢銷書」作家了吧,前一本《時間的朋友》還在跟你說要專注做一件事等待時間的回報,下一本《財富自由之路》又在鼓吹你要創造不同的收入來源快速變現,讀者該相信哪個說法是真的呢? 

斜槓與否的人生是個人選擇,關於人生的職涯發展,坊間的企管書也好、雞湯書也罷,約略可以分成幾種學說,首先是發展自身本職學能優先,以利在職場上能更上層樓,塑造專業形象,什麼「一萬小時定律」、大前研一的《專業:你的唯一生存之道》約莫都屬於這類學派學說。 

當然,每個人都有發展第二專長的潛力與權利,兼職學派告訴你依循個人的興趣、把興趣當職業或當副業是很自然而然的發展途徑,畢竟,為了興趣而努力往往讓人更有動力,但是這跟現今所講的斜槓有什麼樣的不同嗎? 

我的理解是這樣的,斜槓與兼職的概念的差異在於,前者是給牛人用的,無論是本業或副業,必須得要經營出個個人品牌來;後者的出發點與動機主要是為了增加收入來源,副業往往偏向體力勞動。 

在這個低薪化的時代中,職場上的牛人已經無法獲得比同儕高於一個標準差的收入,如果為了要增加收入、實現財務自由,斜槓成為一種展現能力肌肉的一種方式。 

經濟體的發展會體現在分工層次與維度的增加,用白話來說,就是會增加許多原本意想不到的工作型態,因為這樣的工作型態能夠在這個擴張中的經濟體分得一杯羹,進而存活下去。好比網紅、網美行業就算是一個例子,十年前可能還沒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正經」的行業,也沒人想到當個網紅帶來的收入有機會能夠養活一個家庭。 

然而,經濟體內的分工自然不是為了分工而分工,而是經由比較優勢的原則,決定了分工的方式與維度,A 做 A 的工作、B 做 B 的工作,彼此滿足對方的需求,整體社會福利才能極大化。 

斜槓的主張隱含著經濟體內成員分工的維度縮減,一個人不只是打兩份工,而且往往鼓吹的是兩種不同性質的工作,這究竟是隱含著亞當斯密的古典分工命題失效?還是經濟的發展走向潰縮與收斂?我個人傾向後者。


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Balance] 《大數據資本主義》



大數據這個 buzzword 也已流行許多年,互聯網時代、富數據時代與過去的金融資本主義時代所追求的目標有些許的不同,《大數據資本主義》一書很淺白地探討了資本家從資本聚積轉向對數據癡迷的典範轉移,互聯網時代裡,得數據者將得天下。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Bridge] 《激蕩十年,水大魚大》



這是一本相當「新」的書,所說的「新」指的不只是出版日期的新,更是書中內容的編排,吳曉波的激蕩系列最新的一本,整理的是 2008 年到 2018年(初)這 10 年的中國企業發展史,這 10 年對我這一輩的人來說是相當重要的 10 年,它恰巧是金融海嘯發生後的 10 年,也是我們這代人工作討生活最黃金的 10 年,用這本書來回顧所經歷過的歷史,相當地有代入感與參與感。 

這本《激蕩十年,水大魚大》目的是要以編年史的方式紀錄這十年間中國企業的遞嬗與發展,以及中國在世界商業史中的地位。原本副標題要開放給吳曉波的聽友們提案票選,後來似乎都不甚滿意,最後是北大國發院的周其仁教授賜名,思來想去,似乎挺適合用來描寫這十年的發展,於是以此為副標題。而書封面上的「激盪」二字,還是知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的題字。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Capital] 《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



上個月巴菲特的 Berkshire Hathaway(NYSE:BRK.A、BRK.B)公告了 2017 年的年報,巴菲特會在每年的年報裡頭闡述過去一年來 Berkshire Hathaway 做了哪些事情,並且發表他的看法(事實上,所有上市公司的管理層都會在、也必須在年報裡說明過去一年的經營狀況),像是老朋友來訪那樣,所有巴菲特迷幾乎都會搶在第一時間把這封「信」讀完,就像朝聖。 

我不是巴菲特迷,也沒有投資美股的經驗。當然,作為一個金融從業人員不可能不認識巴菲特,但是不敢說是粉絲,只敢說有零星的了解罷了。這本去年增修再版的《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編者 Lawrence A. Cunningham 將歷年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件以及他零星的著作提取出來,分門別類地編著成這本書,作為理解巴菲特投資及經營哲學來說,是相當有系統的入門讀物。 

我們可能都耳熟能詳巴菲特的一些投資理念,包含價值投資、耐心等待投資時機出手、複利的力量等等,但是,在這樣思想指導下的巴菲特,或者說是整個 Berkshire Hathaway 是怎麼執行、貫徹巴菲特的投資哲學呢?我想,這應該才是真正的技術含量所在,卻是一般人不容易親炙的場域。